立即注册 登录
PhotoFans摄影网 返回首页

晚妆的个人空间 http://bbs.photofans.cn/?102762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博客

家有高考生(一)

已有 28767 次阅读2010-6-7 15:48

一年一度的高考如期而至,
对于我而言,不同的就是,我家小美女是今年的957万考生中一员。
人说望子成龙,咱即使不望女成凤,
但也希望有个理想的学校哈。

把一段时间女儿高考有关的记录发在这里,希望我家小美女心想事成。

2009年8月16日,因为女儿喜欢文学创作,我带女儿到北京去培训,女儿成为艺考生中的一员




女儿在北京参加了为期十五天的紧张的培训,坚定了艺考的信念


谢谢。有目标并努力,我已经欣慰。
如果有好结果,那更是锦上添花。
女儿开始了紧张的考前培训,其中一项就是加大观影量。看电影中,女儿也常给我推荐一些,当她向我推荐《当幸福来敲门》时,我说,我喜欢。

我等待幸福来敲我的门。

2010年2月2日,参加完省统考的女儿独自飞到北京,开始了新一轮的紧张学习。

春节前,我赶过去与女儿汇合。

腊月二十四,女儿的十八岁生日,北京,又飘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。G10自拍

春节,我与女儿在异乡的一个小旅店里度过,虽然有点孤单,但我还是喝了一点酒



女儿的培训班只有初一休息一天,初一,我们是在王府井度过的。

初八开始,女儿开始在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之间奔波,学习,报考,考试。。。常常深夜才回到驻地。今年春天北京的雪特别多,在南锣鼓巷陪考的时候又飘起大雪,步行拍了一张后海雪景

常常可以看到这样奔跑的考生,因为我和女儿也每天这样奔跑



最紧张的一天,是北电和中戏的复试安排在一天,从早晨八点半到下午四点,中间只有半个小时,我打好车等在校园外,路上吃了一点糕点,因为没有时间去洗手间,女儿一天几乎没有喝水

考场外,更是人生百态。
来自全国各地的家长都以一个同样的心情在等待。

来自零下二十度的黑龙江的我和女儿,对于零下两度的北京的冷出奇的敏感,一直在感冒。

等候孩子的家长

每一次看榜都很残忍。
有哭的,有笑的。
好在,每一次,我都能找到女儿的考号

还记得,女儿在北电考试,我在中戏看榜,由于紧张,看错了专业,当时腿都打颤了。女儿知道后,再也不要我去看榜了,说我心理素质太差

就是这张榜,一个专业的两个方向,我没有弄明白,差一点耽误了女儿的考试

3月15日,女儿的两个院校的四个专业都进入面试,放弃其他专业,回家复习文化课。

3月16日,鸡西大雪,班机延误五个小时候,终于飞回家。

那天雪似花



谢谢天山老师
附女儿的文字:写在艺考合格证到来之后

其实一直很想写下这篇文章。在北京的时候就曾有这种欲望,但是想如果没有证就不写了,呵呵,比较丢脸。笑。

2010年的2月1日,北京南苑机场,哈尔滨到北京。上午十点赶到,妈妈的同事开车接我。走出机舱的那一刻感觉全身的警铃都在拉响,嗅觉触碰到的是陌生味道的空气。北京很暖,我背着包,向外走。下午赶去中国戏曲学院报名,匆匆忙忙。

走错路,一个人坐地铁找学习的地方。过程已经记得并不清楚,整个北京的行程是由断章组成的支离破碎记忆。在北京四号线地铁里,那时正是下班高峰,我一个人窝在车厢角落,看着北京人都已经换上薄外套了,我穿着大黄色羽绒服紧紧抱着包——唯一的行李,里边有笔记本电脑,钱夹,和洗漱用品。甚至连换洗衣服都没有。

四个小时。一直再寻找。冗长忙碌的北三环西路。我走了好久好久。

学习班很冷。是完全陌生的人们。他们在准备国戏的文学系初试。我什么也不懂,也没人来指导。坐在沙发上看东野圭吾的小说,清楚地记得耳机里传来的是卡奇社的世界末日的某个角落,正好唱到,快将我毁灭,我愿意坠入这人世间。我关掉它。

听见手机振动的声音。那是我在北京初期最盼望最贴心的声响。却不敢拿出来看,也不敢回复短信。总有止不住的眼泪要出来叫嚣。那么顺理成章,不用任何酝酿就能夺眶而出。神奇的景象。

晚上八点才回到旅馆。50元一晚上,很狭窄的空间。和一个女孩子合住,河北人,说话时有我听不懂的词语。背着行李走过天桥时有路灯的光投下我的影子,我从不知道自己的背可以弯成这样,像一只狼狈而鄙陋的巨大乌龟。

我曾无数次的讲过这个细节,在天桥上看桥下来往的车辆。那些闪烁的光亮有的向北,有的向南。匆匆忙忙。我经过那,就在想,他们在忙什么?他们都有事可做?有结局等待吗?为什么我是例外的?北京北京,北京的空气里仿佛有无形的手,将我推出他们和谐的结界外。

我承认自己有强烈的新环境恐惧症。这样的心理疾病终于无法避免的爆发了。

在刚到北京的三四天。吃很少的东西。每日三餐是草莓面包,7-11的,3.5元一个。食欲枯竭了。每天放学时就算有再少的时间休息,哪怕只是半个小时吃饭时间,我都会跑回旅馆去,回去的路上给木,给宝叉打电话,边说边哭。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,有东西一次次的叫嚣着,我要回家。

太难过。太难过。那是我目前为止最难过的时光。语言也枯竭了。除了难过我想不出其他词语来形容。抱歉。

国戏戏文的复试我被飞掉,网上看榜。找了很多次自己的号码。记得给妈妈打电话,她还以为我在开玩笑,边安慰我边往回赶,我们在地铁站见面。我挂掉电话就开始哭,蹲在地上哭,在北京的那段日子最常做的就是一次次的否定自己。我觉得自己太渺小,太渺小,原本也是这样。看清事实总是让人绝望,哈。

法忘记国戏复试榜出来的那天下午。我出地铁,看见妈妈,她抱住我,拍我的肩膀,我把头埋在她的白色大衣上,呜呜的就开始哭。我相信她虽然不说,但和我一样,心里都有对于自己的质疑和懊悔。同样的场景出现在中戏三试榜出来后,1800人只剩下57人,0044,这个不吉利的号码榜上有名。仍是地铁,我从车门出来,看见她在等我,我们拥抱,她对我说,宝贝,你真棒。那一刻我觉得我终于有另外一种表情和心情对待这一切。而这一切。都是值得的。

还有那些零零散散的画面,地铁里干燥的灯光,十多盒药品,带着疼痛的嗓子走在去考试的路上,一次一次,一次一次的看榜。我回来后仍会梦到它们。最忙碌的一天,赶两场冲突的考试,在车上解决了午饭。妈妈准备的面包和酸梅汤。那天是元宵节。我在车上啃的时候想起家里休息的你们,觉得心里很酸。

这两个专业最后都给我很好的结果。中戏全国20,北电33。

2010年的3月11日上午八点,我从北京飞往鸡西。出发时北京的天还没亮,但远方已经有了灯光。凌晨终于不堵车,我在心里对这个城市说再见。

我在靠窗位置。听见空姐悦耳的嗓音说,各位乘客你们好,飞机即将起飞,请扣好安全带。飞机飞往鸡西机场,历时……

那一刻,我觉得幸福。

4月25日,去学校参加了女儿在高中阶段的最后一次家长会,与老师的交流,让我知道考前心理辅导很重要。

看到孩子们的课桌,想到这些日子对女儿来说,将终身难忘,用G10记录

每个家长的桌子上都放有家有考生

女孩子的书桌总是有些小温馨

有同学在每天警示自己

这是我女儿的课桌。那块表,是在北京考试期间为女儿买的,今天考试又用上了。嘿嘿,唯心一点,走点儿



女儿做的多媒体课件。

老师对全班家长说:“嘉嘉毕业我失去了一个好助手。”三年,女儿在为同学服务的同时,学会了很多。最重要的是人变得踏实勤勉。

女儿和最好的同学,从两岁,到十八岁。十六年的情谊,又都有一样的命运,很小父亲都离开了人世,好在,她们俩都很优秀,这也是命运的回报,祝福她们。

6月1日,是农历四月十八。三点半起来,这是我第一次去庙会。拍完照片回家发现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在我的镜头里。正在上香(穿红衣服的老人)。电话问母亲,母亲说,给外孙女祈福。。。

可怜的,岂止是父母心啊。作为老人,是疼完子女疼儿孙啊

6月4日,考前两天,晨雾中带女儿去祭奠他父亲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关键字:


起始时间:
截至时间:

PhotoFans摄影网© 1998-2021 ( 京ICP证0406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587号

返回顶部